《此间少年》2

※本章CP:霆超、追六、尘远


(2)不带他玩


项允超最终还是应了下来。 

在安逸尘带着左博去了校医室之后,项允超跟着众人进入大会堂。 

对此事最开心的莫过于陈霆。并不是说左博不好,而是他上一次与项允超分开后就一直未能再见,如今也算是有缘再相逢。 

“里的浴巾还在窝家,一吉冇机会还里。” 

“扔了吧。” 

“为甚么?”陈霆皱眉,而后恍然大悟一般笑道,“啊!里嫌脏?里放心啦,窝有洗得很干净沃!” 

项允超撇了撇嘴巴:“别人用过的东西我不会再要的。” 

“口系…” 

两人的谈话并未刻意放低音量,也许是觉得本来就挺正常的对话,只是落在不明缘由的其他人耳朵里就有了不同的意味。 

如果是弹幕模式的话,应该可以看到如下弹幕—— 

【等等,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Σ(゚д゚lll)】 

【信息量太大我想静静,也别问我静静是谁……】 

【ヾ(。`Д´。)这小子看起来老实,没想到动作这么快!】 

【这么公然秀恩爱简直不给单身汪活路啊求火把!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 】 

然而世间从来不缺少惊喜,或者,惊吓? 

几个人内心刷过的弹幕还没来得及找到出口,就听那两人的对话转了个方向。 

“对了,原来你就是陈霆啊。” 

“是吖就是窝,原来尼知道窝吖!”陈霆笑出一口白牙,“辣尼叫甚么?辣天都冇问尼的民己。” 

“项允超。” 

【卧槽!ヾ(。`Д´。)】 

以上是众人同一时间在心里刷了满屏的弹幕。 

“咳,那个……”风晴雪轻咳一声,只觉得脑洞太大再不补就要变黑洞了,“阿霆你跟允超认识呀?” 

“喔!”陈霆笑着解释,“辣天窝去游泳馆游泳,救了个立水的吕孩几,岩后冇干的浴巾,系阿超借给窝哒。口系后来窝找他要还浴巾给他,他就不见惹。” 

“我回家了啊。” 

切—— 

“虚惊一场”的众人做鸟兽散。 


因为明天就要表演,而项允超作为临时替补完全不知状况,于是大家只能放弃最后一次彩排的机会来帮他排练。 

好在屠苏这个角色的台词并不多,表情也少。 

项允超的天墉校服扮相惊艳众人。 

因为本身就性格偏冷,只对熟悉的或是他认可的人展现不一样的自己,项允超这一点倒是比温暖的左博更贴近屠苏。 

因此当他着一身天墉校服,一脸淡漠地出现在众人面前,顿时有一种“屠苏来了”的既视感。 

而在见到陈霆的天墉校服扮相的那一刻,项允超也终于明白风晴雪说的那句“陵越非他不可”并非虚言。 

而更让他惊讶的是,身为“陵越”的陈霆在念台词时完全没有港普口音。 

“师兄,若有朝一日我能除去身上煞气,你一定要带我一同下山。” 

“我就带你踏遍万里河山,行侠仗义!” 

“师兄,对不起……” 

“阿翔,你知道屠苏什么时候回来么?” 

“OK!” 

在走了四、五次过场之后,芙蕖总算是喊停了。 

“允超你整体的感觉都不错,”工作中的芙蕖散发着不一样的气场,给人一种不可打断的感觉,“只是开头给师兄送吃的那里,应该更调皮一些;还有被冤枉之后一个人在后山那段,那种委屈和不甘,但是又夹杂着不想给师兄惹麻烦的心理,你的表情太淡然了;最后魂散前的那句'对不起',要带点无奈和不舍的笑。” 

项允超微微低着头,认真听着芙蕖的意见。而后抬头看向她的眼睛,认真地点了点头。 

虽说他对这部舞台剧算不上热爱,但“要么不做,要么做到极致。”一向是他的原则。 

芙蕖说完就去找风晴雪商量其他细节,陈霆刚想跟项允超说些什么,却被芙蕖一同叫了过去。 

“允超你第一次就做到这样真的很棒了!”刘恒久递给他一瓶绿茶,怕他被芙蕖吓着,解释道,“芙蕖她平时人很好的,只是排练的时候比较严格,你别放在心上。”

刘恒久的角色陈三六是第二世,此时也换了服装,一派书生模样。再加上他时刻挂在脸上的笑容,总是很轻易地让人联想起“温润如玉”这个词来。 

项允超甚至觉得面对这样的人,哪怕是说句重话都是罪过。 

“没关系,我明白的。” 

宁致远趴上刘恒久的肩头:“三六你好偏心啊!都没有给我绿茶。”故作哀怨的语气和带笑的表情违和感爆棚。 

刘恒久笑着刚想应他一句,就觉得肩头一轻,原来是崔略商拎开了宁致远。 

“小霸王你离三六远一点,别污染了他!” 

“嘿!”宁致远撩起袖子,只是他忘了他也换了一套民国时期的服装,真丝的外衫轻易又滑了下来,干脆不理它,一甩手怒道,“小爷我神清气爽,每天用香花洗澡,怎么就污了我家三六了?!” 

“哎呀我去!什么时候三六成了你家的了?!”崔略商也怒了。 

刘恒久转头看了项允超一眼,无奈地叹了口气。 


又过了一会儿,安逸尘带着左博回来了。 

他把左博交给大家,转头就看见宁致远坐在最靠近舞台的位置上,没有回头。 

安逸尘笑着摇摇头,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。 

“又是谁惹咱们宁大少爷生气啦?” 

“还不是崔略商那个混小子!”宁致远恨恨地说道,“小爷我跟他一定八字不合,不对,这小子就是老天派来气我的!” 

“那我们下次不带他玩好了。”安逸尘忍着笑提议。 

宁致远的眼睛倏地亮了几分,转头拍着安逸尘的大腿笑道:“还是逸尘老弟懂我!咱们明天表演结束就出去玩,不带他!” 

安逸尘也终于清晰地浅笑出声。 

“好。” 


TBC

 
评论(6)
热度(6)
© 七梦|Powered by LOFTER